Work

我总是对矛盾的事物着迷,并找到一种方法将它们统一为平衡,这可能来自我的东方背景。